奈月喵喵喵

一个萌新写手,笔文很渣,大佬多指教。

种种原因,我的文被吞了两次。。。才试着用链接,里面有微R18成分,不要再吞了QAQ

https://shimo.im/docs/B0Aioz3J460VfcUM/

伪白瓦5


        本文主欲沐,奈月8月25日开始军训,我看情况更文,感谢大大们的支持(。・ω・。)ノ♡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啊,今天也是美好的一天。”里奥端着茶,悠悠地说道,班恩头上流下三滴汗水,指了指里奥后面 “里奥先生,后面。”里奥突然感觉一阵恶寒,“里奥先生,你的娃娃。”只见虚伪拿着厂长的娃娃冷声说道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嘛~因为老白被捶,又被放血,虚伪先生正和里奥‘交流’在,麻烦你换班了~欲为先生。”凌双笑嘻嘻的戏谑说道,欲为扶了一下帽子,提起火箭筒,走向大厅。“啊,真冷漠啊,我可是帮你忙了啊~”凌双戏谑的说道。
        “啧…因为知道这局是有沐木,才会让我和虚伪换班的吗?”欲为拉低帽子低声道。另一边的沐木,“…嗯,不知道行不行啊。”沐木看了下魔术棒,又看向监管者的准备房间,“加油,沐木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咔嚓————”游戏开始。
        “嗒嗒嗒————嗒嗒嗒。”沐木看着以经过半的进度条,这时,心跳加快泛起紫红色光芒,“欲为?”紫色的洋葱…这不是欲为吗?沐木和欲为对望了十秒,欲为扭头走人,沐木继续修机。
       “当——”调香师送了一刀加张狂一阶拉锯,过了十秒,调香师倒地挂上椅子,空军和沐木同时去救人,空军先到一步,开枪!但,欲为躲开了,枪打到了树上,拉锯,恐惧震慑!
         沐木晚了一步,调香师淘汰,空军上了椅子,还有二台电机,沐木犹豫了几秒,如果现在他调头走人,空军的血量是可以让他们把两台电机开完,两出平局,但,沐木还是想试试,心理搏意,沐木还是弱那么一点,恐惧震慑。
        空军淘汰,欲为思考了几秒,拉锯走人。疼,好疼,凌双小姐不是说游戏里不会有疼痛的吗?沐木一边突破自愈,一边心想道,在三分之二的时候,律师倒地上椅,快好的时候,欲为拉锯回来,收锯。
       “沐木疼不疼?”欲为抱起沐木走向地窖点,在律师的惨叫声中,沐木逃脱。
        “哦…”凌双扇了下飞,拍了拍石化的三个人,“单身狗~”
        事实证明,单身狗是没有人疼爱的。。。(╯-_-)╯╧╧ 欺负单身狗。。。
       

伪白瓦4

        (。・ω・。)ノ♡本喵在这里谢谢大家支持,【奈星:剧透一下,奈喵说,她以后可能会写R18文~大家多支持一下(。・_・)ノ♡】咳…【尴尬】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老白头上垂着三条黑线,那三个人正你一言我一语吵着,老白开口道:“你们…别吵了,一会儿凌双就会被你们吵醒了。”三个人还是吵着。
        美智子走进来,“不好意思,妾身只是来看看,这为何如此吵闹。”美智子打开扇子挡住脸“请不要盯着妾身看。”三个人这才把视线移开,“咔嚓——”美智子身后传来掰动骨头的声音,美智子用扇子挡住脸,退了出去,“呐~老娘很生气,有什么要说的吗?”凌双,“和谐”的笑着说道。
        “不!等等,听我解释!!!”
        哈斯塔喝着咖啡,里奥:“不管一下吗?”哈斯塔淡淡笑道:“不管,她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。”哈斯塔看向监管者宿舍,轻笑着。
        “那个…你好,请问求生者宿舍往哪走?”一个和甜瓜声音差不多,但更奶气的声音从大门那传过来,美智子拉开门挡住脸,“求生者宿舍向东走五百米。”凌双挠了挠头,拖着甜瓜的后领走出来,说道:“你是新来的求生者空军16吧,可以麻烦你吧,这个人送回去吗?麻烦你了。”16接过甜瓜,“16?”老白穿好衣服走出来,刚好看到16,“白哥哥?”
        “又有热闹看了。”凌双小声说道,随后轻笑起来。“有情敌!”甜瓜、虚伪、瓦不管的第一反应,“有人要和我抢白哥哥!”16的反应,这可能…就是直觉吧……
        凌双看了一下手中的单子,“嘶……下午还有两个要来…”凌双放下单子,她要去准备游戏了,风一吹,单子飞起,上面写着,“小丑-欲为,魔术师-沐木君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难得一见啊,你竟然佛系了。”凌双把镰刀放到背上,看向哈斯塔,“我只是懒得找椅子。”哈斯塔笑着说道:“地窖边上就是椅子,为什么不放?”凌双盯着哈斯塔“手滑。”哈斯塔:汗。
         “那个,这是庄园吗?”两个男生站在庄园门口,凌双打量了一下他们,冷冷道:“是。两位应该是欲为和沐木君吧。”凌双打开门,做了个“请”的动作。
        “那个,两个人可以住一起吗?”沐木小声问道,凌双刚刚把住宿问题和他们讲了,问他们有什么问题。凌双打开扇子挡住嘴巴“两位,是情侣喽~”沐木一下脸变的通红“不,不是。只是看看能不能。”欲为眉头皱了皱,拉住沐木往怀里一带,“我们是情侣,可以住一起吗?”凌双点了点头“那两位就一起住监管者宿舍了。拜拜~”凌双打了个响指,两人只听到一声鸟鸣,到了监管者宿舍门口。
        “看来,又有戏看了~”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伪白瓦3


        对了,本喵最近在思考,要不要把蓝A和欲沐、山糖加进来……【奈星:你在说什么B话???你连与山和急支糖浆的性格也不知道!!】咳咳…有人可以给我几个例子吗……有人支持吗?

        “这位先森,你在干什么?”凌双手拿着扇子淡淡的问题,瓦不管看了下她,“种花。”瓦不管扒了扒土,凌双笑眯眯的看着瓦不管一系列动作,“种花啊…”凌双拍了拍瓦不管的头,“(ง •̀_•́)ง加油哦。”凌双哼着歌离开。
         老白站在镜子面前,“明焰红?”凌双从窗台那跃下来,老白一惊,护住自己的身体。“大姐,男生在换衣服,你进来干嘛!”凌双突然笑了起来,“和谐”的笑容,“叫姐姐。”凌双挡住脸,打量下老白,“你今天…为什么没穿刺客那件?”老白脸一下黑了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哈哈哈……”凌双小声笑着,“虚伪把你火箭冲刺,冲到泥地里了。我去。”凌双想到虚伪那时的尴尬表情和老白的怨幽眼神,不管怎么想都很搞笑。“那是脏话,小孩子不可以讲。”哈斯塔打开门,盯着凌双说道。
        凌双淡淡的看了下哈斯塔,“衣服拿来了吗?”哈斯塔点了点头,老白疑惑的看着她,“拿衣服?为什么要拿衣服?”凌双的表情冷漠下来,“你不适合明焰红这套,我就拿了一套以前小丑的衣服过来。”凌双转过头淡淡笑道,“来,试试。”老白接过衣服去到更衣室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和他…好像,样子不一样…性格很像啊…”凌双走到窗户前一阵风吹进来,庄园的雾被吹开一点,“凌双,我很好奇以前的小丑是什么意思?”凌双尴尬道:“不没什么,你当我什么也没有说。”凌双打开扇子扇了扇风。
        “老白!对不起,我错了!!!原谅我!!!”
虚伪十分夸张的说道,不,叫道。凌双捂住耳朵,Emmm……这货是谁让全庄园都知道他把老白怼到泥地了吗?凌双头上垂下三条黑线,这样老白更不会原谅他了吧……
        瓦不管端着花盆走过来,“发生了什么?”哈斯塔就全说出来了,“啊——————”土拔鼠管以上线好了全庄园知道了。
       凌双看着那套脏的不成样子的衣服,沉默了几分钟,“洗不干净了……如果真得要洗的话,会掉色,呃……”凌双看向里奥和瓦尔莱塔,“我让里奥先生和瓦尔莱塔小姐重新帮你做一套吧,至少要一个星期,你先穿虚伪的衣服吧。”
       “啊啊啊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”
       “瓦不管!!!!”凌双一扇子丢过去正中,“闭嘴,反应那么大干嘛!”凌双怒吼道,哈斯塔默默跑过去捡起扇子拿回来给她扇风,“凌双小姐,我的衣服给老白穿。”甜瓜从窗户那跌下来,揉着头说道。
        “男友衬衫啊……”凌双若有所思的想了想,那边三个以经快打起来了,“凌双不管一下吗?”哈斯塔问道,“不管,他们随意。”凌双拿走哈斯塔手中的扇子,拉着他离开。
        “要不这样,一天一套。”甜瓜发言道,另外两人思考一下,点了点头,也行。老白和那三个人不会知道那滩泥是凌双的杰作咧。
        凌双:看热闹真好,下次也找瓦尔莱塔小姐预言一下~
        里奥、班恩:魔鬼吗???!!!
        瓦尔莱塔:【看美智子的照片】好没问题。
        里奥、班恩:还能这样的吗????

伪白瓦2

        中午十二点半时,“老白,老白,老白!”凌双一脚踹开虚伪的房门,拉起趴在床上的老白,“凌双,什么事啊?”“虚伪和瓦不管有一场比赛,去看看。老白迷迷糊糊地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。
       凌双见他这样,不管他睡醒了没,拖着他就出了门,“为什么我要去!?”凌双眯起眼笑着说道:“因为,这和你有关啊~”老白一脸懵逼的看着凌双。凌双拖着老白来到大厅。
        “凌双,”老白看着大厅中浓浓的火药味,拉了拉凌双的衣服,“他们干嘛?打比赛?”凌双轻笑了一下。这种事,挺像小孩子。
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君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 早上八点半时,“瓦不管,借我用一下你的玫瑰手仗。”虚伪难得和瓦不管说话,情敌嘛~瓦不管擦试着手刃(?)抬起头,看着虚伪,“用来干嘛?”“抱人。”“哈啊!——”凌双路过听到了虚伪的话,回忆着说道:“老白好像说,想要虚伪抱抱啊。啧……虐狗。”
        瓦不管听到凌双的话,瞥了虚伪一眼,淡淡道“不可能。”瓦不管先生自从买了玫瑰手仗,一次也没抱过老白,剩下他一个,也是投降说什么也不让他抱,老白说要虚伪抱!小奶白,你为什么不让我抱……5115。
        “抱我家宝贝怎么了?”虚伪小声叨叨道,瓦不管耳尖听到了“请你把‘我家’去掉,OK?”虚伪继续叨叨道“本来就是我家的。”瓦不管和虚伪互瞪起来,“要不然,你们打一场比赛?”凌双拉着哈斯塔在一旁建议道“好!”瓦不管和虚伪互瞪并互挤的走了出去。
        “呐~我们是不是应该处理下‘私事’了~哈,斯,塔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君,死在路上了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    老白小声叨叨的,被凌双拖着来到了观战厅,以经有了不少人。但,吸引老白的是一个异瞳少年,衣服和皮尔森一样,凌双松开手用扇子挡住嘴,“那是,新来的,叫甜瓜。”凌双笑眯眯的看着观战屏幕,“啊啦!虚伪拉锯了!”“这要吃!”
观战群众发出一声声感叹。
        “啊……还没打完吗?”现在只有凌双聚精会神看着观战屏幕,没错,他们以经打了起码十盘左右了,每一盘就是一场持久战,心态崩崩裂。
       没办法,再打下去估计得到明天下午了吧,凌双看大家没兴趣了,自己也看热闹看完了,悄悄离开,过了大概40分钟,观战屏幕一下黑屏,怎么打也打不开,距离五5分钟凌双拖着虚伪和瓦不管俩人来到了观战厅,这时意外发生了,老白在走路的时候,不知踩到了什么,一下子滑倒!虚伪和瓦不管一惊!“老白!”只有凌双笑眯眯的。
        甜瓜一伸手,接住老白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公主抱!!!!
         “甜瓜!!!!”虚伪和瓦不管大叫道。
         啊啊,又是一场追逐比赛啊……今天庄园也很和平啊。

        比赛,我是真不会写,啾咪,请见谅啊!啾咪。

番外

这是和朋友聊天的时候想到的,在车上写的,有点渣,有多指教。
好,开!文!


“瑟维!借我用一下魔术棒!”老白向瑟维打了个招呼,就把桌上的魔术棒拿走了,瑟维:一脸慒逼。凌双笑眯眯。
老白正研究着瑟维的魔术棒,叨叨着,“是这么用的吧?是这么用的吗?”凌双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背后,用扇子敲了一下他的背,只见老白面前出现了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人。老白:黑人问号。
“好了。”凌双做完好事转了一个圈,消失,“老白?”虚伪扛着火箭桶站在老白身后,见是两个老白,有点慒。
老白内心:嗯?虚伪?刚好我要练习分身,让虚伪猜一下那个是我。“虚伪,你来猜猜哪个是我。”虚伪沉默了几秒钟,走向真老白,窝在他的颈窝处吸了几口气,“这个。”话音刚落,分身化成灰烬,随风飘散。
路过的瓦不管:虚伪,脖子给我洗干净了,你给我等着!
老白:他是怎么知道的?
凌双:奶白身上的奶味虚伪都闻出来,不好玩。

伪白瓦

    1小学生文笔。        
    2不喜勿喷,是出门抽空写的。        
    3私设老白是佣兵不受求生者欢迎。。。      
    4第五人格。。。        
    5有私设人物。。。      
          “佣兵先生还要在这里住多久?”虚伪擦试着火箭筒头也不抬头的问道,别看他十分冷漠但他是十分希望这位佣兵走人,隔壁的鹿头以经不止一次来告状了。         趴在床上的佣兵丢掉手中的书,坐起身笑着说道:“我也不想啊,你也知道我在那不受欢迎。” 突然,“老白!!!”吓到了老白和虚伪,“怎么了,又惹谁?”虚伪提起火箭筒问道,他想去会会这位在监管者宿舍门口的人。 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老白摊开手表示不知道,新来的监管者一脚踢开门,她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老白,瓦不管先生找你。”虚伪在一边默默心疼自己的门,老白下了床赤脚跑了出去。         “凌双。”虚伪低声说道,凌双转过头扶正好自己的镰刀,淡淡道“你最好也去,被人抢先就好玩了。”凌双看起来像没睡醒,但眼中的戏谑还是出卖了她爱看戏,搞事情的性格。对,被瓦不管那傢伙抢先了就不好了。虚伪绕过凌双走下楼。 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凌双小姐还真好。”哈斯塔说道,醋意满满呢,凌双手抬起拉住哈斯塔的帽子一甩手,哈斯塔的帽子被甩了下来,“你是白痴吗?我要好也只能对你好。”凌双说道。 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伍兹小姐吗?”老白摊开手贱贱的说道,“大概是比赛时,我不小心用板子砸到她了吧。”虚伪看向正在下楼的凌双,问这傢伙,半天也问不出来吧。里奥看向凌双刚刚那盘是她负责的。凌双手摊开,贱贱的涚“我那知道,八成是那些人往老白板子下跑吧~对吧?伍兹小姐~”凌双眯起眼,侧过头笑道。 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  瓦不管眯起眼打量着艾玛,艾玛的双手紧紧抓住自己的围裙,指尖因用力而发白,“爸爸,你为什么那么关注佣兵?”里奥挠了挠头,他不能说他把佣兵当成干儿子了吧?“艾玛小姐是在嫉妒咯 。”瓦不管扶正自己的面具,淡淡的说道,艾玛以前是团宠是监管者的团宠是全庄园的团宠。但,这位佣兵先生一来,佣兵就是监管者的团宠了,艾玛也难免会嫉妒。“这可不是淑女可做的事啊。” 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  凌双拉住老白,戏谑的看着众人。虚伪不爽的皱了皱眉,“我老婆……”声音十分小,但,还是被瓦不管听到了,瓦不管恶狠狠地瞪了虚伪一眼,两人互瞪起来,凌双和老白看向虚瓦两人,头上挂着三条黑线,“小孩子吗?”凌双笑着看着艾玛。       
         “艾玛小姐!!!!!!” 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这种声音,也只有皮尔森先生那只猴子了。→_→监管者们在心中想到,“那么,”凌双抬起头,眼瞳变成鲜血般的血红色,“我在这里说清楚了,艾玛小姐只要你敢再找老白的事……别怪我咯~”皮尔森护住艾玛警提的看着凌双,那个全庄园最疯狂的监管者。         目送走皮尔森和艾玛后,各各监管者都回到自己的房间里。 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啧……烦人。”凌双和瓦不管、虚伪同时说道。